锦翮子

欧美,霓虹,国产……反正各种cp,各种宅腐,欢迎勾搭

[阿霆X姜希宇]大梦 7(上)

同样的场地,还是差不多的人物。


这性命攸关的时候,也顾不得什么晦气不晦气,将灵堂设在了自家的酒店里。大厅为婚礼布置的许多装饰还来不及撤掉,只不过一天之隔,这红事变成了白事。


大厅正中挂了张大大的黑白照片,下面尽是花圈,本该做婚庆仪式的舞台中央现只摆了一副棺木。姜有天躺在里面,时间太过仓促,枪眼来不及修补,就戴了半张面具。


胡钟秀一身黑衣,头上披着白麻。搬了张椅子,端端正正坐在中间,一脸平静。


酒席的大圆桌全撤了,椅子却摆的整整齐齐。


陆陆续续有人到了,有些地位的便坐着,小弟们站在一边。没有多久,可容百桌的大厅竟站得有些满当。


 

隐隐看见来了一群人,领头的是一穿着白衫的中年男子,长相平庸的很,身材也略略发福。


这位客就是胡钟秀今天要等的大客了。


判官文。


那男人拿了香,对着姜有天拜了拜,又走到胡钟秀面前,握了手,说了声节哀。


胡钟秀手不肯放开,眼却看向入口,咬牙切齿,“今天还要请耀文给我们姜家主持公道了。”


“有~~~客~~~到~~~”


 

来客更多了,只不过不同于之前一律的黑白,这群人穿的五颜六色,一点也看不出是来参加葬礼的。带头的人自然是疯子健,口中叼着牙签,一脸戏虐。


“你也敢来!”


“老爷子去了,我当然要来看看。”


“你做下这样的事,今天就不要怪我们家法处置你。”


“饭可以乱吃,话可不能乱说啊。”


也不管对方挑衅的语气,胡钟秀走到人群正中,朗声,


“今天各位兄弟都在,出了什么事情大家心中也都清楚。老爷为公司一生辛劳,现在遭了如此横祸。如果不能讨回公道,以后还有谁敢为公司身做犬马!!”字字铿锵,震得大厅鸦雀无声。


胡钟秀又缓缓踱步到疯子健面前,“位置这个东西,我们不给,你就不可以抢。江湖自有江湖的规矩!”


 

疯子健还是笑着,下一刻却将口中的牙签猛地啐到地上。


“我这人最不喜欢规矩,但你要说这规矩,我也能与你说说。”


这个时候,人群里钻出一个人来,讨好似得在他身后叫了声子健哥好。疯子健也不回头,手挥了挥,便从口袋里拿了把蝴蝶刀玩了起来。


那刀玩的极好,刀刃快速地在指间旋转飞舞,刀花连连不断,如同他身体一个部分一般。


只是胡钟秀没有心思去看,韩振宇到了。


“大伯母。你与伯父一直在偷公司的钱吧。”


“胡说!”


韩振宇还是笑,又从口袋里拿出一叠纸来。恭恭敬敬递到判官文手里,“文叔请过目,最近的一笔是在上个月,他们夫妻还亲自出了国。”


胡钟秀一下子坐到椅子上,面色苍白。


“那些不过是姜氏台面上正经生意赚的钱,本就与公司没有关系。”


听到这话,疯子健噗的笑了出来,“这有没有关系可不是你说的算,其实我这人也不在乎那几个臭钱。生不带来死不带去的。不过坐那边的,对对,就是你那些个老手下不答应啊,都说那是他们的养老钱,怎么也要讨回来。”


看着椅子上那群低着头的人,胡钟秀也明白大势已去。年前,她与姜有天便有预感,会有什么大事发生,他们这样的家庭能有几个是善终的。只想为儿女们多留条后路,本想尽早办了希宇的婚事就安排他出国去,却还是免不了走到这般田地。


“数目不少啊。”疯子健还在把玩着那把蝴蝶刀。


“反正,我的命值不了。”一字一句,清清楚楚。


“呵呵,那不知道她的命值不值得了。”


一个少女被两个人拖了上来,不用说,那自然是姜家的独女——姜希妮了。


“妈!!!!!妈!!!!韩振宇,你个王八蛋,你不得好死!!!!!”姜希妮满身狼狈,叫的如同泼妇。“你个吃里爬外的混蛋。”


韩振宇被骂的脸上白一阵红一阵,抬手就是一巴掌,姜希妮嘴角带血,叫骂仍旧不停。


“这条命值不值?”疯子健还是那个问题。


胡钟秀闭了眼,好一阵,深深吐出一口气,“不…值…”


 

姜希妮顿时愣在那里,瞪着胡钟秀,一脸不敢相信。


“大伯母,你真的是偏心啊。哈哈。”


疯子健却站直了身体,“你是真的心硬?还是不信我会动她呢?”边说边向希妮走去,手上的蝴蝶刀舞得更快了,“见了阎王也别怪我啊。”


这话说得轻巧,刀刃却眼看就要往那白嫩的脖子招呼过去了。


偏偏就是这个时刻,胡钟秀叫了出来,


“希宇!!”


也不知是这一声太急迫让疯子健失了准头,还是最终他收了手。刀刃从姜希妮耳下划过,削下一撮头发。


 

是的,姜希宇来了。他焦急的奔了进来,扑进胡钟秀怀里,姜霆不发一语,面无表情跟在后面。


只有他们两个人。


“你怎么就回来了!!!!怎么就回来了啊!!!!”胡钟秀痛心疾首。


看见他们,韩振宇大喜。以为这两人是落了网,被抓了回来,拔了枪就顶在姜霆太阳穴上,


“哈哈,你小子也有落在老子手上的一天!我叫你狂!我叫你狂!”


姜霆仍旧是没有表情,不发一语,


“你他妈装什么装,给老子跪下!!啊!!!”


上一秒还在叫嚣的韩振宇,这一秒却尖叫着捂着右手跪在上。那颤抖的右手上赫然插着疯子健的蝴蝶刀,韩振宇一脸惊恐的看着疯子健走了过来,不明白对方为什么要这么做。


疯子健还是保持着他一贯疯癫的笑容,蹲下来,拔刀,在韩振宇衣服上擦擦,


“我在的时候,什么时候轮得到你拿枪。”

 


一边的姜霆却看也没看他们一眼,从西装口袋里拿出根烟,慢慢点着。


他深深吸了一口,吐出烟来。


慢慢向前,走到胡钟秀面前。


姜霆抬了抬下巴,希宇便被拉到一边,有人还端了椅子,姜霆就坐了下来。


局势的变化,让韩振宇惊呆了。


 

事态已经明了。


胡钟秀又恢复宠辱不惊的状态,只是,还是忍不住问。


“为什么?我们姜家待你不薄。”


姜霆又抽了口烟,一声冷笑,头伸到胡钟秀脸跟前,眼中尽是凶光,


“为什么?我今天就让你死的明明白白,杀你个坦坦荡荡。陈忠你还记得吧。”

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·

这部分居然要拖两章...反正今天就码了这么多

所以之前说两章内送肉的同学对不住了,还得等等

这章主角们出场比较少,但有木有觉得阿霆是惊艳亮相呀~~~

评论(3)

热度(2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