锦翮子

欧美,霓虹,国产……反正各种cp,各种宅腐,欢迎勾搭

[阿霆X姜希宇]大梦 13END

唐耀文是个古怪的人,先前说过他嫉恶如仇,只讲对错。无论多家大业大,却只独守一个水果摊。至今未有成家,夜夜宿在老巷的水果仓库之中。


陈霆到的时候,门是大开的。


判官文摆了椅子,对着旧的不能再旧的砖头大电视,削着甘蔗。


桌子的另一边,放了张空椅子。


陈霆坐过去。


甘蔗削好了一节,判官文砍下来,递过来,但不看他。


陈霆也接了,两个人像饭后闲暇一般,吃起东西看起电视来。


“还是这广东甘蔗甜,该吃什么的时候就吃什么,你看看,我进的那些反季的(水果)都不好吃,也不好卖。电视上还说对身体不好。”


陈霆咬了一口,嚼了嚼,吐出去,“果农太贪了,人只要贪了,就会弄出些不伦不类的东西来。”


判官文又削了一节,砍下来,放进自己嘴里。“但人心就是人心,七情六欲,哪有说的那么容易。”


陈霆回过头,看着这个面目平庸的中年男子。


还是一脸轻松,啃着甘蔗,翘着二郎腿,看着电视。开了口,却还是不看他。


“你长的很像她。”


“她也喜欢站在窗台边,不说话。”


“我和阿忠经常就躲在角落偷偷看,她有时候会回头对我笑一下。”


“她就该穿着干干净净的裙子,不沾一粒尘。”


“她那样天仙一样的人,怎么能就拉下凡间来!她怎么能就跟了那么脏的人,挺着大肚子,成了那么个俗不可耐的妇人!!!!!”话未毕,判官文的手徒然伸到桌下,赫然是一杆长枪。


陈霆向前一脚,身体迅速后移。


子弹射出,桌子翻开。


激战拉开。


你来我往。


陈霆靠着墙边,喘着气,身上受了些伤,但要害护的很好,一时半会应该死不了。


失血,让手脚有些麻了起来。


更危急的是,没有子弹了。


一时间,枪声停了,只听见判官文的声音从货架那边传来。


“呵呵,没子弹了吧?”


陈霆也不作答,弯了身子,悄悄向一边爬行。


“你知道吗?我砍了好多刀,让她在一边看着,她就一直哭一直哭。我都说了,可以让她活的,她就是要和那堆肉泥去死。”


“嘭”一把刀贴着陈霆头皮过去,那老家伙居然也没有子弹了!陈霆捡起到来,赤红着眼就冲了过去。


两人又贴身厮杀起来。


陈霆年轻,判官文更是玩刀的好手。


两个人都像是不管了生死,拼了命砍杀着。


一时间,刀光剑影。


生死都只在一瞬之间。


对方一刀刺来,陈霆竟是不挡,任刀子插进了自己腹里,直直将刀也刺入了对方胸口。


老的毕竟是抵不过少的,判官文吐了口血,倒下去。


满地都是红色,两人的血泊。


陈霆撑了刀,半跪在一边。


“……为什么……当年要……救我……”


“为什么……”口中涌出大量血来,“呵……为什么……姜有天当年要绑她……为什么她会和阿忠……走……为什么……都是命……”


陈霆终于是看着仇人先去了。


仇,也终于是报了。


力气像是瞬间被抽走,倒了下来,世界天旋地转,人生如同跑马灯在眼前掠过。


画面却最终是停留在那张笑容上,


希宇,


希宇,


希宇,


最终阿霆还是失约了。


 

 

滚滚浓烟袭来,不知怎么的,着起大火。


燃烧的房屋不远处,居然有个人手舞足蹈地拍手跳着。像是在欢呼,却只听见一点吱吱呀呀的声音。


火光漫天,照亮漆黑的夜。


也照亮了那张疯狂的脸。


缺了一只耳朵,


而那一张一合的口中,


竟然没有舌头。



 

后来那场大火一直烧了三天三夜,


延烧到整个街区。


古老的旧巷彻底焚毁。


搬出好些烧成碳了的尸体,新闻里也没说出个火灾的具体原因。


至此,十里街彻底消失。


 ~~~~~~~~~~~~~~~~~~~END~~~~~~~~~~~~~~~~~~

 

 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才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怪



半年后,澳洲,海边。


一男一女闲聊着,不远处有个穿着病服的青年蹲在沙滩上。他没有穿鞋,脚腕干净纤细,海水涨涨落落,打湿裤腿。


这人却像没感觉一样,痴痴地看着海浪,吹着哨子,手里好像还攥着什么。


“小徐,他一直都那样吗?”


“每天就拿着那块翡翠,偶尔会像这样,来海边,吹吹哨子,也不说话,连我和希妮都不理。”


问话的平头青年推了站在身后的男人一把,


“霆哥,你还不过去!”


于是,一个瘦削的男人,杵着拐杖,一瘸一拐,慢慢移了过去。


希宇还在吹着哨子,浑然不觉,有人靠近了他。


直到有一只手轻轻放在了他的肩膀上,


抬头。

 

 

那是张熟悉而又陌生的脸。


左边是他无数次梦见过的样子,右边是大火烧毁的容颜。


静默。


大哭。


扑到这个人的怀里。

 

 

 

 

"你怎么让我等了这么久,这么久。"

 

 

"我回来了,再也不走了。“



人生匆匆,


皆是大梦,


唯你是真。


~~~~~~~~~~~~~~~~~~真end了~~~~~~~~~~~~~~~~~~~~~~~

让看文只看一半不拖到底的童鞋哭去吧~~~

话说有人还记得那位放火的同志吗?


终于完结了,本来只是作者的一个恶趣味,开始只是准备写段子的,也不知怎么就写了个小短篇。谢谢跟着看完的童鞋们。

po主晚上火车,白天还记得把文放完,是不是应该表扬我啊。等我旅完游再回来写写追凶,话说,大家是不是不能接受大叔等的设定呀,告诉我下想法啦~~

评论(15)

热度(32)

  1. 禾先生锦翮子 转载了此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