锦翮子

欧美,霓虹,国产……反正各种cp,各种宅腐,欢迎勾搭

[阿霆X姜希宇]大梦 12

车一直到一处仓库才停了下来,里面已经站了好些人。姜希妮扯了希宇,一进去就扑到一个男人脚边。那男人厌恶地踹了一脚,姜希妮却像没有任何感觉一样,还是抱着那裤腿,一脸讨好。


“子健哥,行行好。”


终于是不耐烦地扔出一包东西,姜希妮便像饿狗一样,迫不及待的捡起,吸了起来。


“呵呵,你就是陈霆的宝贝啊。”疯子健走过去,抬了希宇的下巴。


“果然是有副好皮相,也不知道陈霆知道他的心肝毁了,还有没有心思坐馆。”


正摊在一边的姜希妮可能吸了粉子,恢复些神志来。听见这话便哆哆嗦嗦的爬了过来,抓了裤脚,“子健哥不是说,只要把他骗出来,威胁下陈霆,就放我们走吗?”


疯子健抬脚就对着她面门一脚,对着那边就啐了一口。再要下第二脚的时候,希宇扑了上去。只是,这种温室里的花朵哪里比得上刀上舔血的猛兽。


对比实在太过明显,可希宇却怎么也不撒手,死死拽着那人。


“哥哥要保护妹妹!”



没一会,嘴角就渗出血来。


姜希妮只觉得希宇就要这么被打死了,终于忍不住哭喊出来,“子健哥,求你了,别打了。哥,你放手放手。”


“哥哥要保护妹妹。”还是不停重复着这一句。


“他妈的,一个比一个蠢……!”疯子健脚下愈加用力。


这话还没说完,仓库的门就被踢开,一伙人闯了进来。


疯子健的反应很快,拔枪就把希宇抵在面前,护住自己的要害,手下们连忙拥成了一圈。


 

“你他妈也没聪明到哪里去。”走在最前头的小平头自然就是阿祥了。


“你也舍得让你的宝贝冒险啊,呵呵,也没有看起来的那么真心啊。”


最后从大门正中进来的是陈霆,也不想开口解释。


倒是阿祥又开了口,“艹尼玛,自己要走这些个邪门歪道。要不是你怕我们知道了,怎么会只带这么点手下。不是你自己玩这些个邪的,我们又怎么可以顺水推舟,把你找到了。你以为你能这么顺利就把霆哥的人拐走了。”笑了笑,“想要命的,就赶快把人放了,有多远滚多远。”


这些话对疯子健仿佛是什么天大的笑话似得,“命?!我还真不在乎。”


话还没完,疯子健的子弹就射了出来。


枪战瞬间引爆,一时间枪林弹雨。


疯子健开枪后就拖着希宇跑到了货堆里。整齐的货架纵横交错,如同迷宫一般。即使陈霆马上就跟了过去,也难免不丢了他们的踪迹。


汗不停流下来。


这次还是太过冒险了。


早就知道疯子健是不得不除的后患,


但这次还是太过冒险了。


摇摇脑袋,陈霆告诉自己专心一些。


他贴着货架,慢慢移动着。尽力在刺耳的枪击声中辨别他们的声音。


枪声逐渐远了,陈霆可以感到,他在逐渐靠近。


下一个转角,


果然。


疯子健先前艳丽的西装满是污渍,一道血痕从额角划过眼睛。明明是如此狼狈,脸上的笑却是一点也没变。


希宇还是被他挡在胸前,用枪抵着太阳穴。


“希宇,别怕。”保持着瞄准姿势。


“阿霆在,希宇不怕。”小孩说话有些吃力,但居然没有哭。


“别他妈在我面前玩这套,真心疼,也不会有这一出了。”疯子健见不得这样情深的场面。


“这事本就和他没有关系,你把他放了,我们就当一切没发生,坐馆我们公平竞争。”


“我傻逼吗?跟我谈公平?我就见不得你总一副公正大义、高高在上的样子。”上一秒如此激动,下一秒却回复到他疯癫的笑容,伸出舌头,在希宇的脸蛋舔了一口。


“无论是去哪里,好在都有美人陪着。”


这时候,希妮、阿祥也赶了过来。


形势更加紧张,疯子健枪的保险都开了。


只要扣动扳机,一切就无法挽回了。


“你们把枪放下!!放下!!!”


“你他妈今天跑不了了……”陈霆赶紧制止了阿祥,做了眼色。


阿祥虽然不愿,也只能一起把枪丢到一边。


“呵呵,陈霆,你跪下。”


“霆哥,你别!”


但陈霆自然是乖乖跪了下来,他直视着疯子健,又对着希宇笑起来。


至少,现在枪口是对着他的了。


疯子健的眼神告诉他们,他一定会开枪。


如果这就是结局,这条命丢的也太过不值了。


只是,没想到的,在这关键的时刻,不要命冲出来的是她。


姜希妮。


 

也就是这么一秒的耽搁,主动权已经换人。


陈霆捡起枪,毫不犹豫。


疯子健捂着脖子倒下去。


“希宇!”


“希妮!”


终究是虚惊一场,


终究还是平安。


 

希宇抱着希妮,好在是性命无忧。


血不停从指间涌出,也就一会儿时间,疯子健就已经是躺在了血泊里。


这个垂死的人却笑了起来,身体抽搐着,笑声也是断断续续。


“哈哈哈……哈哈哈”


“真他妈是个疯子。”阿祥还是忍不住。


“陈霆……你……不想知道你父母的真正死因吗?”


“霆哥,别理他。”


但这怎么可能让他不理,胡钟秀死前的那句“自作聪明”至今都是他的心结。


“哈哈,你……真当……唐耀文那么好心吗。”


陈霆的眉头拧了起来,死死盯着疯子健。


“我就是想看你这副表情,真是可惜,我看不到你们死斗的样子,哈哈……”那笑声逐渐变弱,用力的手指也终于松开。


陈霆却没有一丝愉悦,看了眼希宇,转身准备悄然离开。


阿祥却抓了他的手,“霆哥,你不会真的信他的话去找文叔吧?”


“姜有天的老手下都是他杀的,难免他们死前不会说什么?”


“那我和兄弟陪你去。”


陈霆却拉他到一边,“不行,这事还没弄清楚,又是我的私事,不能让兄弟们去送死。况且,这么大阵仗,也容易打草惊蛇。”从口袋拿出张纸条塞到阿祥手里,“我不放心别人,你送他们去这里,有人会安排他们出国。”


他们这些江湖上漂的人,都为自己的家人准备了条后路。陈霆前面话虽然说得轻巧,但有了这样的嘱咐,想必是做了最坏的打算。


阿祥红了眼睛,想要说什么,却又停住了,半天才吐出句话来,


“霆哥,你要回来。”


陈霆点点头,又走到希宇那边,蹲下来。


“希宇,你不是一直想去国外吗?你不是一直想见徐护士吗?阿祥哥哥会送你去的。”


希宇没有说话。


伸手,摸摸这张他亲过无数次的脸蛋,又拿起脖子上的哨子,摩挲。


“希宇,到时候会有人找你要一把钥匙,你把哨子给他,以后就会有钱,有人照顾你了。”其实,姜氏夫妇的那笔钱他早就找到了,即使是国外的信托组织,也总能找到痕迹。胡钟秀没有骗他们,钱确实是在希宇身上。


陈霆站了起来,准备离去。


裤腿却被拽住了。


这个被枪抵住都没哭的男人却流泪了。


“你说过我们永远不分离的。”


陈霆没有回头,他知道他回了头就走不了了,只能狠下心大步离开。

 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

本来准备这章完结的,但一章让阿霆打两个boss,怕他没被砍死,先累死了。还是分开吧。

再就是,真的是因为开学了吗,最近的热度比评论还少,心拔凉拔凉的

评论(14)

热度(4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