锦翮子

欧美,霓虹,国产……反正各种cp,各种宅腐,欢迎勾搭

[阿霆X姜希宇]大梦 6

今天是很重要的一天。


姜霆站在希宇身后,双手放在小孩的腰侧。希宇的腰很细,但不是女人那种。姜霆的手慢慢下滑,直到西裤边缘。


他凑到希宇的耳边,“这样就好了。”


面前是面等身镜。


镜子里的青年穿着修身的白色衬衫、黑色西裤。姜希宇觉得这个人熟悉又陌生,他还是喜欢自己平时的衣服。不自觉得皱了皱眉头。


姜霆又把他拉过来,面对自己,拿了特别定制的领结给小孩系上。面前的人显然有些抗拒,姜霆安慰着手也没慢下来。


“忍一忍,就一天而已。”


“为什么希宇非要穿这些,为什么希宇要见那些人?”


“希宇不愿意?那我就跟他们说这婚不结了。”


姜霆说着就作势要拿出手机来,希宇连忙抓住他的胳膊,憋着嘴,“希宇要和徐护士结婚,希宇只是不喜欢这些衣服,不喜欢见那么多陌生人……”


姜霆叹了口气,又拿了外套。希宇乖乖伸了胳膊,


“不怕,阿霆永远在你身边。”


“嗯,阿霆在,希宇不怕。”


 

康城的习俗是早上新郎要到女方家,将新娘接回家里,再到酒店做仪式。虽然现在西化不少,这些简单礼节还是在的。


车队很长,韩振宇的车领头,希宇姜霆坐在阿祥开的主礼车上。


“哈哈,恭喜少爷,想不到你是我们中间第一个当新郎官啊~”阿祥一张嘴,就没停过。


希宇坐在后面不说话,紧张的低了头。姜霆坐在他身边,悄悄拉了他的手。小孩看了看阿霆,安心了些。


“少爷,知道怎么洞房…..”混子说话自然三句离不开颜色笑话,只是这话对希宇就略有点了。姜霆骂了两句,阿祥吐了舌头,不说话了。


只是轻松的气氛没有持续多久。阿祥的耳机里就传出了声音。


这是通向市区的路,车本就不多。却不知什么时候车队后方跟来一辆重型卡车。一般遇见迎亲的队伍,其他车辆也会让让,却没想到这车却超车追了上来。


今天多一事不如少一事,姜霆指示所有车靠边些,让对方先过了。却没想到,韩振宇的头车一个急刹车,整个车队顿时乱了。那大卡车也突然一个急转,中间的几辆轿车当场就撞出马路。只见卡车车厢门大开,一群摩托车手拿着枪下来了。


这个时候,他们自然也明白被人暗算了。


阿祥反应很快,马上发动车子冲了出去。后面传来摩托的嗡鸣声,他们知道这车里有谁,紧追不舍。姜霆一直将希宇扑在怀里,子弹射击而来,玻璃四散。


嗙的一声,车迅速旋转,后面的车手竟然打中他们的车胎。这车是用不成了。阿祥迅速掏枪回击,姜霆拉了希宇就往后面的树丛跑去。


姜霆带了人,顾忌太多,只能拉着人一直不停奔跑。好一阵子,再没听见什么声音了,他们才停下来。希宇早就脱了力,这一停下来,就怎么也不肯动了。姜霆也不拉他,之前太过专心没有发现,现在才感觉整个左肩都是麻的,西装都被血浸透了。希宇这也看见了,连忙凑了过去,一脸焦急。


“没事,只是擦伤。”姜霆检查了伤口,还好,虽然血流的不少,但没伤到要害。用衬衫领带简单包扎了一下,就又上路了。


一直走到一个近郊仓库,他们才停下来。这是他与阿祥几个兄弟才知道的秘密汇合点,以备不时。外面的情况还不明朗,现在能做的就是等了。


半日惊魂,此刻终于松懈下来。两个人坐在墙边,希宇靠在姜霆怀里。两个人都喘着气不说话,有种死里逃生的庆幸。希宇却忽然动了起来,姜霆不明所以,就觉得脖子上多了个东西。居然是他之前送个希宇的翡翠观音。


“你这是干什么?”


“阿霆说这个可以保平安,希宇给阿霆用。”


听见这话,姜霆的心也暖了起来。“那你怎么办呢?”


“希宇,有阿霆,不怕。”


姜霆直直盯着这个与他一起生活多年的青年,久久不语。希宇被他盯得有点毛毛的,拉了姜霆的衣角。终究是叹了气,取下翡翠又好好给小孩戴上。希宇拗不过,乖乖把玉佩放回衣服里。


“阿霆,我们不回家吗?”


“再等一等,会有人来找我们的。”


忽然想起什么似的,姜希宇坐直了身体,“爸、妈、妹妹还有徐护士会不会有事!!?”


姜霆将小孩搂紧了,摸摸他的头发,“不会有事的。”


小孩还是担心得很,也把姜霆抱得紧紧的,生怕这个人也离他而去了。


“希宇,我跟你讲个故事好不好。”


希宇看着他,微微点头。


“从前有个男孩,他有对很平凡的父母,一个很平凡的家庭。他六岁的时候,妈妈又怀了个弟弟。他觉得家里的重心都被这个还没到来的生命抢走了。所以小男孩很不开心,摔了东西,招呼也没打就跑了出去。希宇猜,后来怎么样?”


“小男孩回来道歉了。”


“对,小男孩在公园想了很久,觉得自己错了。于是想回家跟爸爸妈妈道歉,可是他已经没有家了。”


“为什么没有家了?”


“因为坏人点了一把火,烧了他的家,他的爸爸妈妈,和他还没有出生的弟弟。”


“……小男孩一定很伤心,那后来呢?”


“……后来这个小男孩去报仇了。”


“报仇了,小男孩就不会伤心了吗?”


……


“我也不知道呢。”


 

傍晚时候,终于来人了。不只是阿祥,还有胡钟秀一行。胡钟秀身上还是白日里的精致华服,只是此刻面容却是遮挡不住的苍白憔悴,好像老了十岁。她好好亲了亲自己的宝贝儿子,就拉了姜霆单独说话。


“老爷去了。”


“……夫人节哀。”


今天他们走了没多久,姜有天就接了电话,也不知道说了什么,执意要去公司。只是去了没有多久,就和他们一样遇了袭击。不过姜有天没有他们运气好,让两颗子弹钻了眼睛。


胡钟秀说的时候语气淡淡的,眼中尽是死灰。


“是疯子健他们吗?这仇我们一定会报的。”怕她支持不住,姜霆想要扶一扶,胡钟秀却婉拒了,表示自己还撑得住。


“这公道自然是要讨的。只是这事没有这么简单。”


敢动姜家,当然不是简单的事情。除了疯子健,定有其他势力插手。从调姜有天出去的那几通电话来看,多半是公司的那班人了。


“明天我就会请耀文来住持公道,这江湖总要有个规矩。”


耀文哥人称判官文。他本是与姜有天一起打天下的兄弟,可这天下打下了,他却一点也不要。为人刚直不阿,凡事只求一个“理”字。曾经一夜横扫十里街,只为旁人的一个公道。所以只要让判官文来断这件事情,即使人手上比不过他们,也多了几分胜算。


“小姐、表少爷他们呢?”


听到这个,胡钟秀更是气结。


“千防万防,还是防不过身边的白眼狼。韩振宇居然串通了李子健他们。先前公司的事情肯定也是他搞的鬼,又栽赃给了老唐他们。”说的就是之前姜霆剁指的事情,最后的定论是自家老手下搞的鬼,连带着一批跟着提前退了休。


“希妮和韩振宇在一起,我叫他们去了码头,说你们随后跟上。”


“这!?”


“我不让他以为我还信任他,怎么能把那些人骗到码头去,你和希宇又怎么走的了。”


“那希妮…”


“不要再说了,明天生死难料,希妮我对不起她,我自己也是不会走的。是福是祸都有我陪她。“摇摇头,”舍不得一个,你们就都走不了。你带着希宇从公路去西南,阿叔本是我娘家人,自然会保你们平安。”胡钟秀果然足够果决,这个女人在这种时刻还是可以冷静的做出最佳选择。


姜霆也不知这女人的心是狠是软。


趁着夜色,悄悄上路。


姜霆拉着希宇上了车,抬头却发现满树的叶子居然都落了,秋天真的来了。

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~·

木有想到这里会有人看这篇文,所以之前也就没打预防针。这里补一下,写这篇完全是为了满足本人的一些恶趣味。比如强制啦,独占欲啦,所以这文是虐的,而且很多情节是会很俗套的,计划十章内解决掉。所以要看纯甜的童鞋就算了吧。尽量不ooc,但真爱谎言和扎职我都是看的cut或者快进。bug估计很多,大家看着乐呵吧。

ps,上章结尾处应该是有碗肉汤的,但当时不准备填了,就不想顶风作案。后面有时间就以小番外放出来~还有,喜欢的同学请让我看到你们~~~~

评论(15)

热度(3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