锦翮子

欧美,霓虹,国产……反正各种cp,各种宅腐,欢迎勾搭

[阿霆X姜希宇]大梦 4

这晚是家宴,一张长桌,姜有天坐正席,胡钟秀和她一双儿女坐在左边,韩振宇姜霆在对面。韩振宇心中愤懑,但是家长坐席,不敢造次,相当老实。


家里人吃饭,就随意了一些。没有上酒什么的,姜霆在缅甸的时候已经把石膏拆了,但手自然是还没好的。却还是恭恭敬敬拿了杯子,倒了茶,要敬长辈。


“辛苦。”姜有天笑着拿了杯子,“上次的事委屈了,‘鬼’已经抓到,我也替你做了主。”姜霆听这话,也没过多反应,只回了句谢谢。好像先前差点废的手不是他的,逼他下刀的也不是桌上的这几个人。


“哎呀,爸,一家人吃饭说什么有的没的呀。霆哥才刚回来呢。”姜希妮帮他们填了白。


听见这个,姜有天笑的更胜了,眼睛也眯了起来。“真是女大不中留,现在就开始帮外人说话了。”胡钟秀又把话接了过来,“阿霆哪是什么外人,以前不是,以后更不会是。希妮,你说呢?”


老两口的一阵双簧让一向伶牙俐齿的姜希妮羞红了脸,甩了餐巾就回了房间。姜有天笑着责备这个女儿被娇惯的没有样子了,该有人替他管管。


姜希宇却完全不懂,为什么刚刚还挺开心的妹妹这就甩脸子走了人。


胡钟秀告诉他,“希宇,你妹妹想嫁人了。”


夫妻俩都笑了起来,姜霆也一样,只是那笑容淡的很。姜希宇还是一知半解的样子,瞪着圆圆的眼睛,将他们看着。


一时间,这一家子还真有点和乐融融的样子。


姜霆以前是以“养子”的身份住在姜家大宅里,现如今姜家人对他有了别的想法,这再住在一起就不合规矩了。于是,这个快三十岁的男人终于获得了自由身,摆脱了老被“查寝”的命运,搬了出去。公私生活都是有了全新开始,一时间繁忙无比。接到姜希妮电话的时候,才发觉自己与这大家子也挺久没有见面了。


姜希妮报了个时间地点,只说是家里人要一起吃饭,具体做什么也没讲清。所以,姜霆到酒楼时,还是被一大桌子人惊了下。


照例说他这见惯大风大浪的人什么能让他惊着,连剁自己手指的时候也没眨下眼。只是这也要看是什么事,对什么人了。


他进去的时候,徐盈和她父母都在。


很明显,这是双方家里见面了。


姜霆被姜希妮拉到身边坐下,将那些人一一介绍了一遍。两人的样子还真有些像情投意合的小情侣。姜霆表面功夫做的相当足,马上伯父伯母就叫上了。他本来就相貌英俊,又是名校毕业,一点也看不出草莽气息。只是,这酒菜进了嘴里是什么滋味,只有他自己知道了。果不其然,没一会儿就定下了婚期。姜霆一直微笑听着,还不时给姜希妮夹点菜。只是眼睛一直暗暗盯着姜希宇。


希宇今天穿的相当正式,一身黑色西装。本来是挺稳重成熟的打扮,可神情还是那懵懵懂懂的样子。其实,女方家人笑的相当尴尬。因为你无法想象这个男孩可以是个负担家庭的男人,一个保护妻女的丈夫。


但希宇幸福的表情是真挚的。


姜霆觉得胸口闷闷的,放了筷子去了厕所。他觉得有把火再烧,就要把他的面具点着了。他开了龙头,不停用水拍着面颊。可那阵灼热感还是无法平息,只能拉开领带,伏在流理台上喘气。好一会,他才抬起头,看见镜中的自己,那是一只被束缚的野兽。


他一遍又一遍,不停告诉自己,


忍耐。


饭后,姜希妮提议他们四个人一起出去走一走。胡钟秀也破天荒的同意让他的宝贝儿子离开她的视线。当然还是有一队保镖远远跟着。


他们两对一前一后。


姜希妮一直不停说着最近的事情,姜霆还是一向的温柔神情,只是视线却一直没有离开过走在前面的那个人。希宇显然对夜市充满好奇,但又对人群有些害怕,徐盈挽着他的胳膊带着他看东看西。拉倒一个坚果摊前,拿起一颗杏仁开玩笑似得就往希宇嘴里送。


姜霆两大步就走了过去,直接挥开徐盈的手,把小孩拉到了自己身边。


那颗杏仁落到了地上,徐盈一脸惊异。


她一直都觉得姜霆对她充满敌意,即使这个人一直都是微笑着,一直都是有礼相待。但却比刻薄的姜希妮、韩振宇更让她感到害怕。


“哥对坚果过敏。”姜希妮开口解释,但心中也觉得姜霆有些反应过度。


姜霆确定了希宇没有吃到后,转头直直盯着惊讶的女子,“作为要照顾他的人,我觉得你有义务将这些细节了解清楚。”这是姜霆跟徐盈说的第一句话。


徐盈被他的样子吓得退了一步,才开口说了对不起。


希宇从姜霆怀里挣脱出来,安慰起自己的女友。一向冷静自制的男人心烦意乱,只说了公司有事便提前离开了。


公司有事也确实不是假话。阿祥真的打了电话,他们罩的夜总会来了帮人。


其实也算是公司内部事宜,其他堂口的人来了。而这堂口的掌事不是别人,就是那日咄咄逼人的火爆明。不过这天倒不是本人来了,领头的是他的得力手下,李子健。这李子健人称疯子建,如果说火爆明是做事易冲动,疯子健比他更加不计后果且手段更加狠绝。姜霆也听阿祥说过这人的一些疯狂事迹。


“今天是有什么东风,把兄弟们吹来了。”姜霆一副生意人口气,笑脸盈盈的就走了过去。


“霆哥这读过书的人说话就是不一样。也没什么东风,也就是听说这边新开了家店,就带小弟们来见见世面。我们那边,可没这么好玩的地方。”疯子健虽然名声狼藉,但本人的长相其实相当书卷气。只是一双眼,邪得很。


“哪里的话,哪有你我之分,都是自家兄弟。兄弟们想玩,就好好玩。今天酒水,大家随意。”


“霆哥就是豪气。”疯子健道了谢,便带着小弟们走了。


“都说免他们单了,怎么反而不玩了。这疯子好像也没这么疯。”阿祥就觉得奇了怪了,本以为今天会出事,没想到这人三言两语就被打发了。“哈哈,肯定是怕了我们……”


姜霆却皱了眉头。他清楚,今天摆明只是示威而已,这人没这么简单。

评论

热度(22)